|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71年前的今天志愿军能打赢长津湖都是天气的功劳?
发布时间:2022-01-08        浏览次数: 次        

  津湖之战竟然成了整个朝鲜战争,甚至是整个人类战争史上,最惨烈、最残酷的战役之一。

  本来,刚开始面对韩国军队,朝鲜人民军胜算很大。但美军的加入,战局直接反转。两个月不到,朝鲜人民军主力就遭到了歼灭性打击。

  美军越打越顺手,甚至觉得,等把朝鲜和韩国都纳入附庸国名单后,他们还能赶得及回家过圣诞。

  论装备,美军一个师的装备就胜过志愿军的一个军。美军一个师属炮兵,光榴弹炮和加农炮就有432门;而志愿军一个师仅有一个山炮营,12门山炮。

  轮后勤,美军后勤是现代物流的鼻祖。中国就着雪吃炒面的时候,美军就着咖啡可乐吃牛肉罐头,感恩节还得吃个火鸡。

  美军有飞机和卡车,一个军的汽车高达7000辆。而志愿军方面,刚开始的汽车还不到200辆。

  白天在美军狂轰滥炸下根本没法行动,只能在夜里装上防滑链,走小路运输物资。

  论战力,美军陆战一师在二战中战功赫赫,是一支拥有世界顶级两栖作战、空地协同作战能力的王牌精锐部队,齐装满员的时候兵力达到2.5万人。

  根据其师长史密斯判断,志愿军想跟这一个师对抗,就至少得出动10万人,比当时志愿军两个军的兵力还多。

  单是陆军一师旗下的“信仰特遣队”,就拥有在海参崴多次击退苏联红军及日军的战绩,被称为“北极熊团”,抗寒能力可见一斑。

  进入朝鲜的北极熊团,是由31团的2个营和32团的1个营,加上配备105毫米榴弹炮的57野战炮营、安装40毫米大炮和.50口径重机枪的第15防空炮营D连及8辆自行防空车、第31重型迫击炮连、装备22辆中型坦克的第31坦克连,组合起来的加强团,总兵力约3300人。

  然而,就在朝鲜人民军看似已经陷入绝望、美军大举挺进的途中,战况又发生了逆转。

  1950年11月27日,志愿军第9兵团从事先隐蔽的地点,向1.1万多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2300多名陆军、125名皇家突击队员发动了突袭。

  尽管地面有坦克、装甲车、汽车的掩护,空中有飞机的轰炸,武器、装备、物资全都占尽优势,这只王牌美军却差点全军覆没。

  面对这样的敌人,也难怪美军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败给了实力如此悬殊的志愿军。

  美军指挥官奥利弗-P-史密斯是这样说的:“扯淡!我们不是在撤退,只是在向后前进。”

  志愿军在巨大的差距下,将占尽优势的美军打得“向后前进”,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回顾历史,确实在严寒加持下以弱胜强的例子不少,最典型的就是莫斯科保卫战。

  1941年,德国发动“巴巴罗萨”计划,闪击苏联。为了吞并苏联,希特勒派出了300多万德军。

  装备精良、战力超强的德军,开战仅三个月就攻占了苏联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控制人口超过7500万,摧毁了数百万苏联军队。

  逼近莫斯科的德军,已经可以通过望远镜看到克里姆林宫顶上的苏联国旗,苏联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

  而苏联所面对的德军,刚在维亚济马—布良斯克战役中歼灭了苏联主力,兵强马壮意气风发,镶嵌着铁灰色十字架的坦克铺满了大地。

  红场阅兵之后,来自西伯利亚的10万苏联红军从阅兵场上直接奔向了战场,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在以卵击石。

  到了12月5日,莫斯科东南部梁赞气象站记录到的温度,白天最高气温不到-20°,夜晚更低至-27°。

  在德国,能体验零下气温的机会并不太多,至少没有苏联多。这对德军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挑战。

  润滑油被冻住,卡壳,坦克和卡车引擎故障,甚至每次打仗之前,要用刀将凝固的油脂削下来才能装填炮弹。

  希特勒甚至认为,给前线士兵送棉衣会导致他们丧失“破釜沉舟的勇气”。他发表演讲叫嚣:打下莫斯科,在温暖的莫斯科城里过冬。

  苏联人则凭借常年积累的应对寒冷的经验,最终在兵力和装备都远远落后的情况下,成功绝地反击,逆势翻盘。

  面对拿破仑统帅下横扫欧洲的法兰西大军,同样是一场突降的严寒,拯救了即将崩溃的俄罗斯。

  1939年11月,就在德国纳粹将魔爪伸入西欧的时候,苏联也希望借此机会“扩展一下自己的缓冲区”,于是相中了芬兰。

  此时的芬兰,军队不足13万人,反坦克炮仅100余门,储备的炮弹只够用3个星期,步兵子弹也仅够两个月。

  对面的苏军,却有54万齐装满员的部队(最后加到120万人),坦克超过1000辆,飞机800多架,火炮1500多门。

  时任苏联红军总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的华西列夫斯基将军后来承认:“芬兰战争是我们的耻辱,它败坏了我军在国内外的形象。”

  寒流导致处于优势地位的法国和德国,在面对实力较弱的俄国面前没有讨到便宜,同样也让得俄国在征服小国芬兰过程中,付出了惨痛代价。

  不久前,我们也经历了一次寒潮,气温突然降到了零下,让很多没来得及穿上羽绒服的打工人切切实实的感受了一记冰霜重击。

  气温骤降到-38度,甚至超过了现代羽绒服的承受能力。有美军队员偶然看到指挥所里的温度计,显示的是

  我们在看天气预报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有“气温”和“体感温度”两种表述。刮风或者空气比较潮湿的天气,“体感温度”通常都会低于“气温”。

  因为风和潮湿,能够加速人体热量的流失,导致我们会觉得实际温度要低于温度计上的数值。这也就是为什么刮风的时候我们会感觉格外的冷;而冬天,潮湿的南方会比干燥的北方更难熬。

  事实上,只要是气温低于4度,对于人类来说都有被“冻伤”、甚至“冻死”的可能性。

  当风速超过26.8米/秒、气温达到-12度的时候,30分钟之内人就会有被冻伤的可能。

  我国将风力按照强弱划分为18级,风速在1.6-3.3米/秒之间属于2级轻风,是刚刚能够感觉到有风吹过的程度。在-35度的时候,这点风会让你感觉像是-43度。而在长津湖,呼啸的狂风可以超过17.7米/秒,达到了8级大风的强度,树枝都能被折断。

  在这样的极寒之下,你的手指在短短5分钟内就会由红变白,再变蓝,最后变成像烧黑的树枝一样坚硬。

  即使对寒冷战场最有经验的战士,长津湖的寒流也直接刷新了他们对“极寒天气”的认知。

  不主“动”,就被“冻”。美军老兵回忆称,他们吃饭的时候会不断的走动,因为站着不动都可能被冻僵。

  医疗用品都被冻住了,用来镇痛的吗啡糖浆冻得跟铁棍一样,医疗兵不得不含在嘴里进行解冻。

  血浆袋很少派的上用场。因为一方面是血浆冻的跟石头一样,等它解冻,伤员可能再也不需要血浆了。另一方面,即使中弹流血,伤口也会很快被冻上,止血绷带都省了。

  步枪的润滑油被冻住,扳机很难扣下去。即使扣下去了,撞针上的弹簧被冻住,不能撞击子弹,于是枪成了根球棍。

  越野车、卡车的电池也无法正常工作,充进去的少、消耗的快,很快电池就会没电。常用的车不敢熄火,不常用的车也得时不时地点个火,否则就可能就点不着火了。

  他很幸运的在这样的极寒天气下活了下来,因为他的冬装够厚,他可以长时间的待在(相对)温暖的室内、车内。

  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副馆长、抗美援朝研究专家张校瑛介绍,志愿军第9兵团的江南子弟兵,穿着单薄的军装就奔赴战场。

  紧急动员当地官兵,把自己的衣帽送给第9兵团战士们。然而由于停车时间短暂,很多衣服甚至都没来及送上车。

  今年5月份发生的甘肃白银马拉松选手冻死事件,让更多人了解到“失温”这个词。

  人体正常体温大概在36~37℃左右,如果低于这个温度,人体就会开始出状况了。

  当体温低于33度的时候,记忆力开始流失,志愿军看着面前出现的敌人,可能想不起来开枪。

  当体温低于28度的时候,意识开始流失。子弹打在身上,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这个时候冻伤的战士尚有一丝获救的希望,但志愿军连弹药都缺,更别说温暖的帐篷和医疗物资了。而且,即使有条件,美军的轰炸机、大炮和机枪也会尽力去破坏这些条件。

  要知道,为了不暴露目标,很多时候志愿军连火都不敢生。一旦被美军发现,马上就会引来一波空投炸弹。

  接着,体温开始更快的流失。当体温低于21度,生命开始流失。心跳越来越慢,思绪越来越飘忽并开始出现幻觉,寒冷、疼痛等等痛苦都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

  在连吃饭都要不停活动以防冻僵的长津湖,志愿军80师239团3营6连为了不暴露目标,长时间卧倒在冰雪地面上。

  最终200多名官兵全部以战斗姿势冻死在阵地上,成为震撼的人体“冰雕”。这样的冰雕连,还有第20军59师177团6连,第20军60师180团2连,第27军80师242团5连。

  在火力方面,美军始终占据着绝对优势。严寒并没能阻止美军每天出动飞机700-1000架次、甚至最高一天2000架次。

  严寒也没有对美军的炸弹造成任何阻碍。仅在战争的头一年,美军扔到朝鲜的炸弹就

  美军先进的武器都能被冻住,志愿军的大量都是之前和战斗中缴获的战利品,大量“中正式”、“三八大盖”、“汉阳造”,和美军不在一个等级上,更容易被冻住。在长津湖一战中,志愿军和美军装备的差距,远比当年的苏联和德军大的多。

  当时,志愿军找到了迅速解冻的方法。这个方法在很多人听起来,会觉得难以置信,甚至无法接受。

  他们在进攻之前开始憋尿,战斗一打响,对着枪栓来一股热的,然后才发起冲锋。

  缺少反坦克武器以及对空火力,固守阵地完全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但是志愿军们白天被美军炮火压退,夜里就再把阵地抢回来。来来回回的拉锯战,给美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在这场战斗中,美国作为侵略的一方,靠着装备的优势。先用飞机轰一遍,再用坦克开道。

  缺什么物资,飞机直接空投到战士脚下;伤员以最快的速度送上飞机,直接运到东京的医院救治;没有掩体的空旷地面,装甲车就是掩体。

  而志愿军的背后,是我们的祖国边防的安危。他们誓死不退。后来在打扫战场的时候,有人从冰雕连一名叫做宋阿毛的战士口袋里翻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在冰天雪地一动不动,最终成为“冰雕”,为什么会在美军轰炸过的土地上,不断的跟美军进行拉锯战。

  如果说严寒总是眷顾弱势一方,那么显然芬兰打破了这个规则;如果说严寒总是眷顾更习惯寒冷的一方,那么第9军团的江南子弟同样打破了这个规则。

  之所以美军能够突破志愿军的层层火力包围,没有被全歼,一方面是由于双方武器、后勤能力和物资的巨大悬殊;另一方面,是由于当时的严寒,导致志愿军战斗力急剧下降,非战斗减员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寒冷让志愿军的体温迅速流失。他们眼睁睁看着敌人逃跑,却被冻在地上爬不起来。勉强能站起来的战士根本迈不开步子,没走两步就一跤跌倒,再也起不来。

  2016年1月23日,中国出现大降温,共青团中央发了一条微博:“冷么?当年的长津湖零下40度”。

  这是长津湖第一次被广大群众所知。如今,电影《长津湖》获得了2021年全球第一的票房,并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票房冠军,为我们再现了那段惨痛的历史、揭开了志愿军面临的残酷条件,以及让人不忍去触碰的“冰雕连”。